荷蘭+博士+幸福設計

關於部落格
在生命中的灰色地帶,標誌著我的自處與歷練
  • 559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創產所當代藝術家成大駐校創作活動(5)

 下午遊園時間快結束時,我抓緊時間來到皮影戲表演館,這項藝術倒真的是台灣特有,然而聽到介紹員說這一家皮影戲坊是台灣僅存的三家之一,又喚起了我濃濃的傷感。總覺得我們受到西方文化影響甚劇,他絲絲滲透了你的生命你的文化,你看電影,可你不看皮影戲。你聽歌劇,但你不聽歌仔戲。中西文化孰強孰弱分不清楚,但我們的傳統文化在流失。

皮影戲我很早就已經接觸過了,甚至玩過皮影戲偶。那是媽媽在當文化局公務員的時候,有一個皮影戲團體應邀表演(現在想必也不在了吧?),因為媽媽的關係,我到後台去玩他們的戲偶,工作人員還跟我講解了一些操作技巧。今天再次看到皮影戲表演,感覺像是老朋友重聚一樣,熟悉的口白配音,熟悉的操作技巧,還有古早味濃厚的戲偶。演的段子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商借鐵扇公主的扇子,中間加入了一些特別的聲光效果,讓我覺得他們也有在進步,雖然不是很精緻,然而耳邊不斷聽到:「我聽不懂台語」、「在說什麼?」之類的抱怨云云,大概都是年輕小朋友的聲音,讓我感嘆這樣接受政府的資助表演,能夠維持多久呢?又有幾家皮影戲館可以如斯幸運?或許做一些改變,可以讓他在現代市場裡生存,改天有機會我要來研究看看。

我又聯想到了洪醒夫的「散戲」,這一篇台灣中學生必讀的短篇小說佳作。不知道那些人現在是不是也找到了「正經」的事情去做?是不是像金發伯一樣苦笑著回憶以往的榮景?卻又無力回天。



新天堂樂園的配樂~同樣是對老朋友的懷念^^,這大概是我最能夠回覆給這樣認真的皮影戲館團員吧?

之前曾經埋怨統一把傳統藝術商業化,但想想這的確是正確的方向,否則人家如何生存呢?時代的轉變是快速的,商業可以做得這麼藝術,那也已經非常驚人了。而做藝術一定要跟商業劃分開來嗎?如果我說我崇拜的梵谷一輩子就只期待著要賣出畫,並且維持生計,那麼,藝術做得很商業又怎麼樣?他還能夠保存下來,還能夠為人欣賞,我也很認同。

在逛完傳藝中心到前往渡小月國宴餐廳的路上,我看到了這一路以來最美的景色。宜蘭真的是世外桃源,天空藍得不像話,可以一望到底而沒有高樓大廈的阻礙,在這裡彷彿是被天地擁抱著,心境都廣闊了起來。我們甚至還停下車來照相,在緩慢的步伐中,反而有機會停下來休息、欣賞美景。這是在台北所沒辦法感受到的。

明天他們就要準備回去大陸,而這次的參訪也即將告一段落。我會很想念他們的,想念與他們互動所得到的不同體驗,雖然帶著一點抱歉,因為我實在不會照顧人,這些藝術家並不如我所想的遠,他們沒有架子、平易近人,也不會對我的迷糊大發脾氣。期待未來還有見面的一天。

生命的交集是可喜的,無論你與什麼樣的人互動或交往,你們都互相影響著對方、給對方一點點的改變。我一直相信這樣的交集不但為生活添加了各式各樣的色彩,也讓我們更有機會去碰觸不同的世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