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荷蘭+博士+幸福設計
關於部落格
在生命中的灰色地帶,標誌著我的自處與歷練
  • 5710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羽豔文

落下孤燈

     一盞孤燈,一席雪景,一首淒曲,今夜的落下孤燈,似乎格外的單薄冷清。

雨中硯的話歷歷在耳,就像是一把火,在他心底烙下難忍的苦楚;也像是千萬噸的浪濤,捲起他不敢回憶的傷悲,逼他窒息,連喚個氣的勇氣都失去。

羽人非獍,這個不應該存在在世界上的名字,卻偏偏留存了下來,經過顛沛流離的童年、愧疚自卑的少年,直到沾惹上混沌的武林,他最後所擁有的,還是只有這一個充滿悲愴的名字。

「三劫七大限,天煞孤星,一生無愛。殺父,弒母,損師,折友。」一次又一次,他在期待與毀滅之中被迫重塑自我,每一次當他以為心靈已經殘破不堪的時候,命運就給他一個美麗的陷阱,美到讓他一次次淪陷,美到讓他不自持的動情。就盡量享受吧!或許那個批命者口誤,或許之前的一切都只是生命的瑕疵,或許幸福不是奢侈的盼望,就享受吧!彷彿命運親口許諾。

然後,崩潰!

在孤獨缺的死又從他的生命中狠很斫出一道裂谷之後,他又承受了慕少艾犧牲的悲劇。而今,命運再度讓他拖累無辜的生命!跟他在一起的人,註定要悽慘的凋零、毀滅!是嗎?

他的視線模糊了,使眼前的景物變得份外不清楚,但是,看不清楚也罷,這個世界獨獨對他殘忍,所有的美好永遠不准他感受,他已經不知道要怎麼去界定人生的不公平,是否就應該要這麼深刻痛心的經歷悲劇,方能見證幸福的可貴?

在朦朧的雪景之中,他看到一襲窈窕的身影,踩著優雅的蓮步,緩緩接近。似乎是個女子,桃紅色的裝束,飄逸的長髮,他當然知道這像誰!那個曾經讓他牽縈與掛懷,美的像一個傳說的女子;那個曾經娉婷,曾經有美好情懷的傳說。然而,他看不清楚她的面容,驟然感覺到一股苦澀的情緒彷彿要從口中衝出,卻又卡在咽喉難以排遣。

「啊……」羽人非獍不敢伸手,怕觸碰到這如夢似幻的身影,她便會瞬間消失。他開始懷疑這是不是又是命運的陷阱。

但是,對方卻先開了口。

「羽人……」一樣的口氣,一樣的稱呼,聽起來卻叫人痛徹心扉,她的嗓音依然迷人,開口還是對他的無盡關懷:「你瘦了好多……」但是,現在才發現,他是這麼的期待來自她的關懷,卻又不敢接受她的心意。

細緻的雙手,輕輕的拂上羽人非獍的臉頰,她用彷彿不是這個世間的淒美嗓音說道:「我很自責,一直…一直很對不起你。我拖累你太多、卻償還的太少;我明明就很清楚自己會成為你的包袱,卻還是自以為是的想要關心你。」

不是的……

「我太傻,傻到不知道該怎麼分辨自己的情感,傻到永遠在後悔自己所犯下的錯誤。現在回想起來,我跟他的過去,就是一個錯誤,而我最不該的,就是把你牽扯進這個錯誤裡!」那銀質的嗓音帶上了幾分顫抖,和一絲絲的哽咽,彷彿要扯碎人心似的,話裡的傷悲和悔恨讓羽人非獍皺了皺眉,他從來不是這麼想的,就像他說過的,他欠她一條命。可是,羽人非獍卻開不了口反駁,他的聲音就像是卡在喉嚨,想解釋也解釋不了、想安慰也安慰不成。

桃紅色的身影退到羽人飛獍的對面,在亭子的一角坐了下來,這是他和她最常保持的距離。不近不遠,卻可以自然的談話。

「羽人,你非常堅強,你的堅強可以帶給別人希望,還可以保護別人,我一直仰慕著你,甚至倚賴著你的堅強。」她帶著感激的語氣說著。

羽人非獍搖搖頭,他從來不覺得自己堅強,年少弒母的回憶讓他一直非常的自卑,帶給許多人不幸的命運讓他一直自責,他從來就不是一個堅強的人,他總是需要人家保護,從孤獨缺,到慕少艾;但是也總是害的關愛他的人慘死。

她似乎笑了一下,然後說:「你會慢慢相信的。」接著說道:「我沒有多少時間,我回來的目的,就是想要跟你說我一直沒有勇氣對你說的事情,否則,我死也沒有辦法安心。」羽人非獍忽然發現她的身影似乎又更模糊了一些,她的周圍就像是罩著一陣氤氳,如夢似幻…

像是鼓足了勇氣,她唯唯顫顫的的說道:「你知道在我生命消失前,我看到了誰嗎?」帶著一點興奮和無奈的口氣,她繼續說:「我彷彿看到你,看到你帶著天泣…向我走來,那個時候,我簡直無法相信,我以為你終於毫髮無傷的從他的手中活下來!我以為他都是騙我的。」說到這裡,那個身影似乎因激動而稍微顫抖,「可是那不是你……他是…唉…他不是你,我到最後一刻,都還希望你活著,都還奢望著你能來救我。可是我好擔心,你沒有出現,是不是因為你真的死了?」

原來…原來妳一直是這麼想的,為什麼妳的生命已經到了盡頭,都還要關心這樣一個不值得你關心的人?

「我知道我已經沒有辦法見到你,我的身體也已經感覺不到痛,只有心好苦好苦。我想再見你一面,想確認你還安好,都沒有辦法。」她停頓了一陣子,無奈的嘆氣,又說:「所以,我向上天許願,這是我最後一個願望,希望能夠再像以前一樣,和你一起……」

說到這裡,她的聲音忽然變的飄忽渺遠,意識到這點的羽人非獍不解的抬頭看著她。只見到她身旁的霧氣漸漸濃厚,容貌也越來越不清晰。

她的時間到了!

看著她即將消失,羽人非獍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要抓住她。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緊張的情緒從何而來?他為什麼想挽留她?

「無豔!」

聽到這聲呼喚,姥無艷轉過頭來,並且將臉湊近羽人,羽人非獍突然發現,他終於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形貌,她的周圍也漸漸明亮起來,在光華中的她美的不似凡人,從前幽怨的雙眼中已看不到令她的美麗失色的愁苦,是什麼改變了姥無艷?她像是終於豁然開朗,並且對一切釋懷,瞇起眼睛笑得好不開心。沒有塵世間的負擔和包袱,輕靈又纖塵不染。

「我做了一個夢。」姥無艷的臉上漾起了微笑,說著最後也最美麗的夢,她說:「夢裡,你和我乘著一尾扁舟,徐行在奼紫焉紅的春景中,那風光好不美麗,我們平凡的像是普通的人。這真是最好的夢。」

羽人非獍像是突然省悟了某些事情,望著姥無艷的雙眼開始染上了複雜的情緒。

「妳……」

姥無艷掙脫羽人非獍的手,說道:「我這一生,最值得慶幸的,就是遇到你。最捨不得的,就是不能和你見上最後一面。我一直…都戀慕著……」到最後的幾句話,聲音越來越遠,羽人非獍試著要再度捉住姥無艷的手,卻徒勞無功。

「等等!」

他霍然睜開雙眼,發現自己竟然靠著落下孤燈的欄杆睡著了,身上已經積了一小片雪,他站起來把雪拍掉,不在乎有點微濕的衣服,靜靜的思考著剛剛的情景,像是有一些東西在他心裡漸漸的明朗,又像是漸漸的模糊了。

姥無艷的最後一句話,代表著什麼呢?他不知道怎麼說明自己的感覺,他確實一直把姥無艷當成朋友,可是似乎又有點不像……

姥無艷最後離開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呢?是微笑著?還是流淚了?羽人非獍不知道。

應該是流淚了吧?否則,為什麼他的臉上,現在會濕了一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