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博士+幸福設計

關於部落格
在生命中的灰色地帶,標誌著我的自處與歷練
  • 559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二二八安魂曲 音樂會心得

(一) 貝多芬:第三號交響曲《英雄》: 對於從小就很喜歡貝多芬的我來說,親自聆聽現場指揮的第三號交響曲真是一種享受。貝多芬的曲子大多情感豐沛,這首交響曲一開始的兩個強烈音符與後面行雲流水充滿抑揚頓挫的曲調在序幕出現時,我總覺得對指揮來說是個挑戰,不夠火候還真的會推不動。因此站上台是位女指揮時,我著實驚訝了一下,當然也佩服了一下(我還真的很少看到女指揮)。回家後與卡拉揚指揮的版本比較,我很欣賞許瀞心小姐剛中帶柔的風格,不用盪氣迴腸的令人從頭到尾繃緊心弦,而是有如山水揮灑一般讓情感迂迴進入聽眾心裡。有魄力,也有魅力。 英雄交響曲裡頭,第一、三、四樂章都呈現出光輝燦爛的曲調,唯有第二樂章透露出了哀戚的情緒。思索後才懂貝多芬加入第二樂章的用意,這首交響曲像是在訴說一個戰爭的故事,儘管結尾是勝利與榮耀,戰爭的始與末始終帶給人們無限的悲傷與沈痛。因此第二樂章彷彿哀惋的哭訴著戰爭的殘酷與無奈,人與人互相殺紅了眼的畸形心理,死亡如黑幕一般的籠罩不去帶給了聽眾壓力。從這段樂章中你聽到「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淒涼,也聽到望穿秋水的妻子在送葬隊伍中崩潰的失望。英雄這玩意兒令萬千家庭痛斷肝腸、流離失所,卻還是有人歌頌他。貝多芬真是有趣,同時加入這種雙面又微妙的情緒,無論別人會否認為他的第二樂章太突兀,還一絲不苟的放入音樂中,真是奇葩。 我最喜歡這首交響曲的第四樂章,在第三樂章的雄壯活潑的情調中進入第四樂章的最終激情,彷彿享受勝利的狂喜與極樂,不斷迴旋的旋律傳達出澎湃的情感。法國號像是吹奏起凱旋的號角,與其餘樂器互相應和,除了喜悅之外也更添了幾分壯志豪情。聽了不禁想隨之歡呼起舞,這就是英雄的熱情與永不止息的生命力。 無論音樂會策劃者排定這首交響曲的用意何在,這首曲子帶給我的震撼與印象還是非常深刻,演出也是成功的。 (二) 柯芳隆:《二二八安魂曲》 這首曲子還沒開始,光看名稱就覺得充滿了政治色彩。果不其然,指揮穿著紅色的上衣(紅衫軍?)出場,真夠帥氣,演出還沒有開始就先讓我印象深刻,也竊笑的很開心。 全曲以台語朗誦演唱,充滿濃濃的本土氣息,似是講述二二八的政治壓迫所帶給人民那段恐懼不安的歲月,結尾予人雨過天青般的釋懷與安慰。 首章以低沈的音調帶動旋律,給人山雨欲來般的壓迫感,似是不久即會發生慘事或大災難。常說的暴風雨前的寧靜,作曲者想營造的也許是這般的壓力與煎熬。人感受到壓力時,胸口像是被岩石所壓制,甚至無法大口喘氣。低沈的曲調確實讓聽眾真切的感受到烏雲罩頂的緊張與壓力。突然,像是軍隊行進的聲音響起,想是政治衝突的開端,並開始無預警的威脅到人民的生命。一般人雖然想抵抗,無奈難以抗衡軍方強大的力量。 第二章以女高音唱出受難者妻的淒楚,讓我想起許多二二八受難者的妻子,舉個例子來說,就像是「鱸鰻查某」葉陶的心聲。在楊逵遠飄綠島的期間,她一個人肩挑家計重擔並含辛茹苦的養兒育女,當然她也會脆弱無助。楊逵一關就是12年,在葉陶與孩子最艱困的時期缺席,徒留母子受盡世人歧視譏笑,這樣的情況下,像葉陶這種受難者妻子心境是如何呢?葉陶的孩子心裡又是怎麼自我建設的呢?會思念父親?或是埋怨父親讓他們揹著「政治犯後代」的包袱在社會中顛沛流離?第三、四樂章也讓我想起之前看葉陶故事時的感慨。即便哀傷,即便難熬,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直到生命走到盡頭。在暗無天日的生活中,也許只有丈夫的歸來或者政治環境的改變可以讓他們擁有一點希望。這兩樂章講述著雖艱苦卻有草根性生命力的台灣人,在風雨飄搖的環境中仍然期盼著光明的未來。 第五章第六章則漸漸的展現出一束曙光,如同撥雲見日一般,從第五章慢板旋律響起,將功過評論歸回史冊,讓災難沈痛流入歷史,最終的第六章,像是安撫、又像是祈禱。即使是現在那股義無反顧的熱血已經冷卻,即使是現在這塊土地成了令人失望的傷心地,二二八的故事還是會一直受後人詠唱。 然而也許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台灣是令人失望,但對新一代來說這種悲劇仍然存在著一層隔閡,沒有親身遭逢其變,是無法體會其中蘊藏的強大情緒,無論是怨恨、厭惡、難受、悽情、惻隱、正義,對我們來說,那就像是前世的故事,過了,也不會留下太多痕跡。這一世紀,也沒有必要在去沾惹。 我是喜歡這首作品的,不過我只能說:政治這種東西,融入了音樂…也沒有可愛一點……是誰該檢討? 再次聽到陳榮貴先生的演唱,感覺沒有隔多久。似乎是去年,我去看TSO推出的魔笛喜劇時,對他的表演印象深刻。當然帕帕蓋諾討喜的造型也是原因之一,不過主要是他的詮釋很符合我心目中的帕帕蓋諾,從他的歌聲中聽得出一種活力飽滿的情緒,有種不識人間煙火的土味(不是批評)。輕盈的歌聲訴說著帕帕蓋諾沒有什麼煩惱,容易受人掌握,但卻活的很快樂的本性。雖然他這次的演唱是比較沈慟的,不過還是不改嘹亮的音色本質,像是直接傳達心中的呼喊,不知道本人是不是也這樣簡潔直率? Epiulogue: 很久沒有聽音樂會了,似乎都忘了音樂可以給我的感動。雖然在家中用音響聽音樂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是現場聽聽還是很有價值的。更何況這次是聽本土的創作,對我來說是第一次,想到平常都沒辦法關心這樣的創作實在倍感可惜,台灣是否也有很多人在默默的耕耘,期待啟發我們心靈這塊尚未開啟的祖國鄉情?那我希望像是蕭邦式的民族熱情,用音樂展現對國家的認同與喜愛,總比一直強調要「愛台灣」來的高尚多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