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博士+幸福設計

關於部落格
在生命中的灰色地帶,標誌著我的自處與歷練
  • 559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歌劇魔笛聆聽心得

二、劇情評析: 莫札特的《魔笛》一劇,乃是他人生中的絕唱,如一聲清響劃過聽眾的心海,蕩起永世不絕的波濤;劇中撩撥起人們對愛情的渴望,並且經由重重的考驗將愛情的價值昇華到最純淨堅定的層次,莫札特的熱情在魔笛裡面幻化城無數的樂音響徹聽眾的耳中,我們從魔笛裡面,可以感受到作者對偉大愛情的誦詠,與及對至高道德的追求,這是詩人夢中的美善,還有小說家崇敬的堅貞,相似的情感與理念,縱使用不同的形式來詮釋,依然能夠令人動容。 綜觀魔笛全劇,充滿了幻想式的浪漫童話色彩,杜撰的人物活潑、純真又勇敢的行為深深地帶給觀眾既積極又興奮的情緒,結局並以大團圓的氣氛感染觀眾,讓我們彷彿也是慶賀王子公主共結連理的一員。歌劇一開始,先帶出王子在森林裡面遭到怪獸襲擊,並且巧合的被夜后的三位侍女所救,劇情的瑣碎背景完全不談,直接切入重點,由於俊俏的王子深深的吸引了三位侍女,於是她們想將他引薦給夜后。王子和帕怕蓋諾的相遇也是劇情中重要的一環,帕帕蓋諾是位對愛情有美好憧憬並且嚮往著另一半的補鳥人,他單純而且熱情,對於其他外在的誘惑幾乎沒有認知,只是生性調皮,是劇中很吸引觀眾目光的一個角色。帕帕蓋諾受到了女王的命令,於是跟王子一起出發去拯救帕米娜。這時的夜后給觀眾的形象即是一位焦急擔憂女兒的母親,並且把抓走帕米娜的薩拉斯托形容成邪惡而且強大的惡魔,裡面如詩一般的詠唱調為兩人的冒險做一個起始。夜后的伏筆,則是在王子及帕帕蓋諾跟薩拉斯托接觸之後慢慢的引導讀者明白。有讚頌亦有諷刺;諷刺的是人們往往容易被第一印象所迷惑,讚頌的是勇氣與愛情終將獲得勝利,作者沒有多做詮釋,他只用夜后的行為來告訴觀眾,從一開始的彷彿是無奈焦急的母親,到最後陰謀畢露而被收服,看到了嗎?罪惡的外表也許往往披以一層善良的紗巾,讓人無法清楚的辨識,即便如塔米諾這般擁有正義信念的人,也會被迷惑,然而這樣的偽善無法長久,它會在真理面前伏首、消失。人的心中也許會有黑暗面如夜后一般,人也許會有惡念、也許會想犯罪,可是因為真理的引導和愛情的偉大力量,也許就可以防止我們墮入邪門歪道;也或許很多人是一時的迷惑而誤入歧途,他們需要的是被瞭解與被愛,並且經由精神的考驗與磨練脫離罪惡,到達真正的純正境界。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魔笛,也許可以感受到莫札特如此狂喜的呼喊著,在這部歌劇中投注了他永不熄滅的樂觀與熱情,無論是以故事或是以歌聲的形式,都想傳達到聽者心中,這就是偉大作曲家的不朽、與真善美。 以下則是比較個人的意見。 魔笛中不只是男女之愛情,即便是薩拉斯托對帕米娜的試煉與關懷也是一種人情的展現,我想,觀者所看到的魔笛應該更廣泛、更多面向。又如說夜后,雖然說夜后在魔笛中是負面的意義,然而,莫札特的劇並沒有把她描寫的窮兇極惡,她也許有一些偏激的行為,不過,夜后的所作所為我認為不能全盤推說是邪惡,不如說是以另外一種世界的角度來處理她的領域。夜后該是一個如星芒般耀眼的女性,代表著母性的光輝,和薩拉斯托所領導的如太陽般純然神聖的光輝做互相輝映的表現,不是嗎?光明的另外一面,真的是黑暗嗎?又或者,黑夜真的令人恐怖嗎?也許並不是,世間萬物雖然相對,但是其相對一面的存在並不代表要殘害另外一面。相對面的存在是為了讓自然形成一種循環,而不是互相抵制,我認為那只不過是單面向的變化罷了,因此也許光明的另一面並不能真正定義為黑暗,而是一種在極盡光明之後的一種過度,並回到光明的過程。這樣定義黑暗,我想才是合理的。因此,夜后的角色若是過於詮釋成很負面、邪惡、虛假,這樣未免過於絕對,用中國的陰陽來看,陰中帶陽、陽中混陰才是這個自然界的法則。不需要過度的崇敬與鄙視,因為夜后也只是以她的方式在領導著自己的領域,或許觀眾會有先入為主的喜好或者是偏向,但那都不影響夜后的代表性;她也許在最後一幕被消滅無蹤,這讓我覺得有點可惜,不過也許是因為觀念不同,或莫札特對於善的極致追求,決定讓夜后和她的部下們被丟進黑暗中。 三、演員/角色評論: 帶著非常期待的心情,我和同學一起去看這次的北市交歌劇,雖然說似乎是演給兒童看的,不過還是有其趣味性與獨特性,特別是裡面使用中文台詞穿插演出,非常的有趣味,我挑了幾個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角色來評析。 帕帕蓋諾 首先是帕帕蓋諾。由陳榮貴先生飾演,這是全劇中讓我最印象深刻的一個角色。他的活躍有三點:一是人性化、二是俗世化、三是誇張化。我很喜歡這樣的角色,我發現許多編劇喜歡安排一個瘋瘋癲癲的角色,不但有喜感、活力,更可以在這個角色身上看到很貼近人性與世界的一些特質。帕帕蓋諾確實也很有喜感,該感謝陳榮貴先生不計形象的演出,雖然說他是個丑角,不過要是沒有這個丑角,全劇可能會無聊許多。帕帕蓋諾第一個特質是人性化,何以說他人性化?因為他在劇中所做所為顯示了許多 人的原始需求,無論是以物易物或者是追求伴侶,還有對於飲食享樂的想望,和其他較為一板一眼的人物相差甚多,添加了更真人化的質感,也讓他成為劇中最親近觀眾的一個角色。他的第二個特質是俗世化,也許是這一套魔笛的編制讓我如此感覺,帕帕蓋諾像是真正生活在世界上的人,即便他在劇中是個補鳥人,而且衣著怪異,但是他卻活的比其他人更為俗世,例如說維生的技能、例如說他對在上位者不正確的崇敬或者畏懼(對夜后的模糊幻想)、還有單純的生存念頭。這個世界上的人,除了少數特殊以外,大部分不都是類似帕帕蓋諾這樣的想法嗎?另外的特質,也是他最為突出的特質,就是誇張化。這個角色的彈性度很夠,端看詮釋的演員如何去演,他可以變化成各種你喜歡的模式,而陳榮貴先生的詮釋也非常的誇張逗趣。帕帕蓋諾的情緒常常是一般人的兩三倍,他的高興是我們的兩三倍、他的畏懼也是我們的兩三倍;他的擔憂是我們的兩三倍、他的得意也是我們的兩三倍。所以你特別能夠感受到帕帕蓋諾的活力和表現,因為他就是這麼亮眼,不是嗎? 夜后 再來是夜后,她也是一個我不得不喜歡的角色。同樣身為在劇中佔極大重要性的角色,薩拉斯托並不是如此的吸引我。這位夜后是由戴曉君女士飾演,雖嫌稍沒有魄力,不過可以感覺的出來她的努力。夜后的花腔畢竟是舉世無雙的難,我想她在唱的時候也是非常的緊張吧。不過我心目中的夜后倒是蠻接近她所詮釋的感覺,因此我給她的評價仍然是不錯的。夜后充滿復仇的心智讓她的歌聲高亢桀傲,是劇中吸引觀眾注意的第二個角色,並且,相對於薩拉斯托的威嚴莊重,夜后展現出來的是無盡的優雅與高貴。如同我之前所說,夜后不能算作邪惡的代表,邪惡只是她的一小部分,說到夜后就不能不把她跟薩拉斯托相提並論來談。薩拉斯托這個角色我感覺比較平泛,在劇中是絕對的真理權威、絕對的善良正義,卻缺乏生命力與彈性,太過於呆板。雖說這是為了象徵真理與光明的偉大,不過夜后卻反倒比較有生命力,她會傷心、生氣、搗亂,但是卻又有自己的倔強,是比較真實的一個角色。當然,那段舉世無雙的花腔搶去了不少注意力,不過,一個女人的怒吼可以這麼優雅美妙,而且變化多端,也象徵夜后這麼一個奇妙的角色個性。變化多端、捉摸不定又很有個人風格。莫札特不知道是不是也很喜歡夜后呢?他沒有對夜后全盤的否定,該是給觀眾一個新的領域去探討吧? 帕米娜 最後是帕米娜,這位被動的女孩。她在魔笛裡面常常是被動的角色,一開始被抓走,後來被動的等待救援,再來被動的接受王子的愛情,被動的等待。其實我覺得很可惜,帕米娜跟王子的愛情是魔笛中很精彩的一段,可是帕米娜只是被動的接受者,其實並沒有真正盡到這個角色的義務。並且,雖然在節目單中也對這方面的議論提出反駁,節目單是這麼說的: 有不少聽眾,尤其是「女性主義」的聽眾,經常對《魔笛》中一些「鄙視女性」的情節不以為然,然而這應是個誤解。……魔笛只不過反映出共濟會對女性的態度。共濟會中也有女性的分會,女人一樣可以受到啟蒙而入會。共濟會不只不歧視女性,反而認為,欲達到大光明、大智慧的境界,只有在愛情的引導下才有可能…… 而我對這方面的觀感則不同,女性主義是非常偏激的想法,用主義這個字太有撻伐的意味,我想,不如解釋成是女性思維還比較適用。帕米娜在劇中比較主導性的角色應該在於最後一幕領導著塔米諾前進,可是之前的企圖自殺,莫札特認為女性需要愛情的程度甚於生命,然而,我覺得愛情只能算是生命中的一部分而已,女性即便沒有愛情也可以活的很好。而前頭的許多對白諸如:偽善者製造的閒言閒語,只有女人才會跟著流傳、提防女人的詭計…很多聰明、不知提防的男人都受騙了…。也難怪許多人會認為這個對女性有貶抑的意味,我也認同裡面帕米娜很少表現出獨立思考、作為的勇氣是非常可惜的。然而那畢竟是時代的限制,也許我們不應該去強求它。 四、總體感想: 我的感想分兩方面,一個是對戲劇本身的感想,一個是對樂團和表演者的感想。我想這是兩種不同的元素,應該分開來闡述。 劇情感想 首先是魔笛這齣劇給我的感覺。這部歌劇真實的呈現真善美的境界,作者所想要說的、想要罵的、想要嘲笑的、想要暗示的,也許觀眾不是那麼清楚,但是仍然不妨礙他們對整齣戲劇的瞭解度。我參考了節目單上的評析,對共濟會有了一點興趣,他是知識份子和社會精英所組織而成的一個理想發聲器,倡導進步與博愛精神的民間社團。這個社團一定程度的嘗試著要改變法國的傳統概念,解放法國於新的世界,不過似乎是常常受到壓抑的。這些知識份子受過高等教育,蘊藏深厚,希望對社會有所貢獻並提攜法國進步,無奈世局不允許他們這樣的反動勢力;事實上以我們現代的眼光來評判,他們雖有理想,可是在這樣傳統的思潮之中無法抗衡巨大的洪流,自然只能淹沒在社會的保守之中。所以,這些靈活的知識份子想方設法的希望表達他們倍受壓抑的思想,在各種不同的創作之中,隱晦曖昧的傳遞隻字片語,於是誕生了魔笛這部歌劇。莫札特本人似乎是之後才正式加入共濟會,不過他的東西卻由於他那無法忽視的天才而被保留了下來,讓我們得以窺看當時社會的蛛絲馬跡。 不過撇去這麼沈重的時代背景不看,魔笛的故事何以這麼歷久不衰呢?如同劇裡塔米諾與帕米娜對愛情的崇高讚頌,他激發了觀眾的感動。無論是在任何時期、任何國家,愛情都是極受觀眾喜愛的話題之一,並且有許多感人肺腑的詮釋與傳達。我可以肯定魔笛裡面對於愛情的詮釋是成功的,也對他全劇的樂觀成份非常著迷,其他觀眾應該也有和我一樣的想法,沒有人會拒絕愛情進駐他心中,人們也永遠歌頌著愛情。這是人們最容易感受到也最難瞭解的一種情感,永遠是秘密曖昧的,欲擒故縱的,讓我們捉摸不清,這就是愛情的魅力所在。也難怪許多人喜歡看魔笛的愛情部份,即便他不只是有愛情,但他最吸引人的還是愛情。 表演感想 再來是我對於這次的表演編制與樂團的感想。也許我不能算是非常專業的聆聽者,只能提供淺顯的看法,不過我之前曾經聽過一位教授說道:「好的音樂在你聽起來就是真正能感動你的音樂。」因此,對音樂有主觀意見並不壞,因為每個人都可以盡情暢言他們的看法,只要你的心靈有所感動。我認為這次的演出是比較突破傳統手法的一次,因為他們是演給小孩子看的,給我的感覺是中等,雖然演員都有一定的唱功,還是沒辦法跟之前聽到的世界級相比,這是我必須要提出的一點,也許台灣還沒有這樣的環境與財力去培養如此傑出的歌手吧。雖然很無情,不過很現實的一個決定性因素,就是錢。 不過我很喜歡的一個歌手是飾演帕帕蓋娜的林鄉雨女士,因為她的聲音讓我印象最深刻,套句外行人常用的形容詞,就是很動聽。不過讓我們更優雅的說,聽到她的聲音的那一瞬間,我彷彿是被拋到空中,感到全身輕靈,隨著美妙的樂音流動波轉,總之是一位很甜美的帕帕蓋娜。 再來是夜后(又是夜后,我真是太愛她啦!)的唱者戴曉君,雖然她的唱腔還是沒有到達完美的境界,不過除去花腔那一段,其他的部份她是唱的很好的。也許經過多年的磨練,可以成為一個很優秀的夜后也不一定。唱這個角色需要非常自信的心理和堅強的實力,在拉高聲音的時候除了信任平常熟練的經驗以外,也要有不出錯的豪放信心,確實不容易。 其餘的唱者除了帕帕蓋諾有更靈活的表現空間以外,我想都算是中等以上的了。礙於篇幅與及時間,也許未來我會對劇中特定的角色有更多的想法與頓悟,不過那又是餘波了。 這次的欣賞算是我生活庸碌之中的一種調劑,讓我覺得偶爾多聽音樂會也是很不錯的,站在一個還算是有接觸聲樂的人的立場來看,我對於一些聲樂唱法還算懂得如何理解詮釋。不過上了歌劇鑑賞仍然讓我非常有收穫,也飽足了耳福。最近常常聽一些聲樂的音樂,尤其是Proprius的麥田之歌專輯,不經意的被我發掘出來,真是太好聽了。我想,聲樂與歌劇是一門很不錯的藝術,深入的瞭解是可以淨化人心並從中聽出許多弦外之音的。我喜歡暢所欲言的對故事品評,不過有時候會太偏主觀,也許該參考一些客觀的意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